久久免费久久爰精品_久久香蕉国产免费天天_久久精品亚洲热综合一本 ★日本激情五月天★

情的锁鍊

时间:2021-02-19 20:20:14

  情的锁鍊(1)
  在台湾,以农业为主的最大县,应该要属屏东。屏东的农产品,几乎是无所
不包,无所不有。
  在民国五十年左右,台湾的屏东,有一项闻名中外的特产是什幺?各位,请
想想看,是什幺?
  是香蕉吗?不是,是稻米吗?不是,那是甘薯了?不对,都错了!那就是草
虾与鳗鱼,以及吴郭鱼三项。
  草虾与鳗鱼,它不仅给国家赚来大量外汇,也给屏东的农家,带来无穷希望
与财富。
  吴郭鱼乃是由鱼业专家,由新加坡鱼种引进改良。
  外销的吴郭鱼,虽然不多,但在台湾人民喜吃鱼类习惯下,带动了人们鱼类
又一新的献礼。
  因此之故,吾人如果去垦丁公园游览,一出了屏东市区,放眼看去两旁都是
鱼塭。
  在那时侯,屏东的农户,要算最富裕。
  太阳大的县份,我想你马上会知道,那也是---屏东。
  屏东的太阳,在一年十二个月中,大太阳在屏东也有十个月之久,这也是特
色之一。
  屏东的草笠,也有其特点,那就是它的帽顶上有一个铁环。就因为这个小东
西,雷雨天害死了不少人呢!
  春天的雷雨,有遇上闪电而被击中的,为数并不多。但是在西北雷雨中,给
闪电击中的,为数很多。
  在民国六十四年六月的夏天雷雨中,邱国民的太太,就是在大雷雨中,被闪
电击中死了,她死亡时,年约三十初头,留下丈夫与两个女儿。
  邱先生仅读过国小,太太死时,国民才三十六岁,国氏没有兄弟姊妹,他是
遗腹子。
  在他出生后,父亲就去逝了。
  国民六年级时,母亲也去逝了。
  在痛苦无助中,一个小男孩,他一肩挑下这个家的重担。
  屏东市公所的白小姐,急数与市长研商。将潮州一位邻长的女儿阿香,那时
才十一岁,便由白小姐将阿香与阿民送做堆,成为一对小夫妻。
  阿香不仅要做家务事,而且还要与阿民下田工作。
  阿香在十五岁那年,生下了大女儿雪芬。
  而在这时农业,也在不停改变中。
  阿民这时,常骑单车,载着妻女,看到别人的良田,将改变成鱼塭。
  阿民遇事都会与阿香商量,或是去找丈人老邻长研究研究。他丈人爸也希望
他们改养鱼虾,这样比种水稻还要好,于是他们就分开进行。
  「那你们就去挖鱼塭,我去购买幼鳗。」
  「阿爸,听他们在讲,一甲土地比种水稻的收成,还要高出十几倍也!」
  「嗯!不错,等你们弄好了,我也要来养鳗鱼。最主要的,是要让你们轻鬆
点。种田不但辛苦,也累死人,而且收成又不多。但就是不知你丈母娘会不会同
意。」
  「我想她一定不会反对才是,因为她常提到种水稻太辛苦了。你们两位老人
家,对我们实在太好了。」
  从那时起,这对小夫妻,就夫唱妇随,过着平静的生活。
  在六十四年的六月。忽然下大雨,也雷雨交加的。
  那天刚好阿民去嘉义,阿香怕鱼塭水满,所以冒着大雷雨去巡视鱼塭,真的
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阿香尚未抵达鱼塭,突然头顶电光一闪,轰隆
一声大响,阿香被雷击中,当时已灼烧成一团,早已气绝。
  此一不幸事件。由邻村农民,也传到阿民家,一时家裏的人都哭成一团。
  阿民得知此一不幸,由嘉义一路哭回家中。
  此时,所有的亲友已到,正準备着办理身后的丧事。
  阿民与阿香,结婚已有十七、八年了,从未有过口角发生呀!
  像此种意外,阿民真的是痛不欲生。他现时只有三十六岁的青壮年,叫他以
后怎幺办呢?
  太太死后,阿民整个人都变了,也瘦了很多。所谓人死如灯灭,再怎幺回忆
过去,都不能解决当前的重要问题呀!
  就如家务事,洗衣烧饭,二个女儿会做点,可是她们还要读书。总不能为了
家务就休学吧!还有以他这年纪,正是性慾强的时候,因太太在生时,可说是夜
夜春宵啊!
  像这些事就有他想的了。
  爱妻死后不到几个星期,就有好几个媒婆来作媒,他想不通,社会为何如此
现实,也非常的难过。
  可是,这事给他两个女儿知道了,更是终日痛哭不矣!他们父女不止一次的
讨论,要不要再娶之事。
  女儿道:「听隔壁的阿婆说,你想再娶是吗?」
  阿民道:「今天隔壁王媒婆跟我提到说,明天带我去相亲。」
  雪芳道:「爸爸,我和姊姊都一直都在反对你再娶,难道你就不能听我们的
吗?」
  阿民道:「女儿,你们年纪都还小,不懂大人的事,基实我也是为了妳们好
呀!」
  雪芳道:「我不管,爸爸,你要我们怎样都可以,就是不能再娶。」
  阿民道:「说说妳们的道理出来给我听听!」
  雪芳道:「也没什幺啦!就是不让你再娶!」
  平时二个女儿撤骄惯了,他也拿她们姊妹没办法!只好处处让着她们,随她
们的意思。可是想想这件事,事关自己后半辈日子的幸福,非据理力争不可。
  于是说:「雪芳,这件事,阿爸已答应王媒婆了,明天就去台南相亲了!」
  雪芳道:「听阿爸这幺一说,好像有再娶的意思呢?」
  姊姊雪芬又道:「也不尽然呀!:这完全要看他自己的意思了。」
  姊妹俩聊了老半天,还是没有聊出一个解决的办法来,便各自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王媒婆陪着阿民一起到台南相亲去了。
  对方是一个寡妇,前半年因丈夫车祸去逝,却留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丁,独守
空闺。她名叫林晓凤,本性十分浪漫,长得很美,也很清秀,年纪大约三十初头
的女人。她当年羡慕夫家的财产,才不惜下嫁给他的。所以,这几年下来的夫妻
生活,并没有多大的感情。以致,丈夫刚去逝没多久,便急的想找对象再嫁。
  此时阿民与王媒婆已到她的家,她对待他们十分的亲热。
  她的风骚和美姿,也留给阿民相当好的印象,而且她住的或是用的,都是满
高级的,虽是住在乡下。
  这位林晓凤,娇娇柔柔的声音,着时迷人,更让阿民忘了自己是谁!
  大家相互交谈一翻客套后,林晓凤开门见山的道:「邱先生,我对你的印象
很好,不知你对我的印象如何?」
  阿民道:「好!很好!我很高兴能认识妳!」
  林小姐道:「王媒婆,今天非常谢谢妳的介绍……」
  说着便把媒婆拉到一旁,也不知说些什幺!只看到她塞给媒婆一个红包。
  媒婆回头跟阿民说:「阿民,我已跟林小姐谈妥了,她留你吃个便饭,我还
有事先回去了。」
  阿民道:「这不太好吧!人家才第一次来?」
  媒婆道:「你是个大男人,干嘛!拖拉的。」
  阿民道:「我……」
  媒婆接着道:「好了,不要我……什幺了,希望能很快喝到你们的喜酒。」
说完媒婆就离开林小姐的家,自己坐车回屏东了。
  于是阿民就留下来吃便饭,林小姐準备她最拿手的几道菜,便拿出一瓶酒,
俩人边吃边聊的。
  此时,已有了些许醉意。阿民因久逢廿雨,两眼露出色迷迷的眼神。晓凤,
也是因太久没有玩,心理上的需要是可想而知的。
  林小姐道:「邱先生,我做的菜还合你的味口吧!」
  阿民道:「好吃!好久没有这样子高兴了。这都是妳给我的快乐,来!再敬
妳一杯!」
  林小姐道:「邱先生,真是爽快的人,我就喜欢这类形的男人!」
  晓凤可能因酒精在作怪,还是本性就是如此!
  晓凤又道:「邱先生,像我一般年龄的女孩子,每一个都渴望得到爱情与归
宿,我也是和平常人一样的,也需要有爱的滋润,你知道吗?自从我先生去逝以
后,我度日如年,而且还要提防旁人的闲言闲语,这半年来受够了,所以才会急
着想找一个个性相投的人和我做伴,也不知有无荣幸与你做朋友!」
  阿民道:「晓凤,叫我阿民好了,邱先生听起来怪怪的,我和妳的境遇都很
相似,我也很能了解妳此刻的心情,非常愿意能与妳成为知心的朋友!」
  她听到阿民这样说,心裏头更是酸酸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晓凤接着道:「在这里,虽是丰衣足食,但总觉得缺少什幺似的。老实说,
王媒婆把你介绍给我之后,就一直有个幻想…」
  阿民笑的道:「幻想什幺呢?」
  晓凤道:「你一定长的很帅,今日一见,打从心里就喜欢上你了。」说完便
顺势倒在阿民的怀中。
  阿民虽是很想,但还是不好意思道:「晓凤,妳喝多了,不要这样!」
  本想推开她,但又于心不忍!想想这女人也够可怜的,于是也顺手把她抱在
怀里。
  晓凤道:「阿民,求求你,答应我!」
  于是晓凤把小嘴往阿民口边送。
  此时,阿民不知如何是好,心跳一直在加速着!他心想…是不是时代变了,
人也变了,才第一次见面认识,女方就主动投怀送抱,难道是我邱国民在走桃花
运了吗?
  阿民虽被她的美色所迷惑,但他仍迅速想到家里的二个女儿,想到女儿,心
里就觉得对不起她们!因他那二个女儿,自从她们出世后,说也奇怪,便使得家
中的经济一天天的好转起来,也许是那二个女儿带来好运,所以,阿民做什幺事
都能使事业顺心如意。也因此,对她们姐妹更是爱护的无微不致,万分怜爱。
  但是,此时他也想到,为了自己将来的幸福也是相当重要的呀!
  可是,现在他实在无法忍的住她的热情攻势,本想心一横,一走了之!但,
看到她那个样子,阿民的心又软了下来。

情的锁鍊(2)
  二人就在客厅的沙发上拥抱起来,后来,晓凤把阿民带到了房间里头。到了
房间后,晓凤急着用双手向阿民摸了过去。
  二人走到床上,阿民与晓凤便各躺一方,晓凤便用她那雪白的玉腿钩住了阿
民的颈子,将阿民拉了过去,伏在她的身上。阿民虽有点醉意,但这时他心里已
明白是怎幺回事了,他便躺在床上,任由她摆布。
  首先她脱光衣服,以那动人的肉体去诱惑阿民。接着,也把阿民的衣裤脱了
下来,忍不住就紧紧的搂抱着,狂吻起来。直到双方都有点气喘,才鬆开双唇。
  她又用手去玩弄着阿民的大鸡巴,使它勃起来,然后把鸡巴往自己的阴户口
上插进去。
  阿民也不知如何,任由她弄进去,此时阿民也忍不住高潮起来。他便开始抽
插着她的小穴,那个浪穴又肥又深的,好像麵包似的。
  儘管双方性慾都那样的奔放,心里却不停的在跳动与紧张。
  他们配合的很好,她对阿民的插穴方式,更是尽情的迎合着。
  她频频的向阿民道:「阿民,爽快吗?」
  他心想,晓凤的穴实在长得很妙,高高的阴户,紧紧的肉洞,肥肥的屁股。
因为她尚未生过小孩的关係,阴道口还很紧,插起来真是过瘾爽快呀!令人消魂
啊!何况她是那幺的轻声细语,使得阿民大有忘了是谁的舒服与刺激的快感!
  晓凤没多久便发出淫浪叫声:「唔……我……爽……好……久……」
  阿民也在叫道:「晓凤……谢谢妳……我…也…好久……没…这幺……爽过
了……」
  晓凤仍在淫道:「阿民……没想到…你的是……那幺的……神勇……无比…
俩人都是相互需要性的滋润……又何必说……谢谢呢……」
  阿民听到她这幺讲,便更放心大胆用力的抽插,下下都直顶花心,也使得晓
凤更加娇淫道:
  「唉呦…我的…亲哥哥……你太……雄伟了…我好舒服…好爽哦……晤……
我快要…丢了……你呢…我们…一起丢…好吗……快……用力……对…我…就是
喜欢……这样子磨呀…哦……爽呀…要丢了…接好…哇……好爽……」
  此时她已射出一股阴精,晓凤紧抱着阿民,闭眼在享受这久违的甘雨。阿民
看她已丢了阴精,便更加的用力干。
  只听晓凤道:「阿民……停一下好吗?」
  阿民道:「怎幺可以休息呢?我还没丢也!」
  阿凤道:「知道,我只希望停一下,又没说不让你干穴呀!」
  他没把鸡巴拔出来,还是插在她的穴里,也伏在她的身上略作休息。
  由于他压在她的身上也是满重的,所以晓凤便主动要求阿民继续再干下去。
  阿凤道:「晤……哥哥……我真的…没这幺爽过也……以前我那个死鬼……
从没有这种能耐……哦……」
  阿民也叫声连连:「晓凤……哦……我……好舒服……爽死我了……有够爽
的了……」
  他们就这样的交合着一直快到天亮,俩人也丢了二次之多,也同时达到最高
潮,然后两人也累了,就相拥而眠。
  那天二人日上三竿才醒过来,晓凤醒来便给予阿民一个亲吻,表示她昨晚的
满足。
  阿凤道:「阿民,等一下我到菜市场买些补品来给你补一下。你好好的再睡
吧!」
  阿民惊醒道:「哎呀!完了!不行啊!我非得赶回去不可。」
  阿凤道:「为什幺呢?」
  阿民道:「我那二个女儿都在上学,家里没人照料是不行的!」
  阿凤道:「为什幺一定要回去呢?她们不是都上高中了吗?」
  阿民道:「她们倒是没什幺问题,问题是我的鳗鱼呀!」
  阿凤道:「哟!你在养鳗鱼呀?」
  阿民道:「对呀!鳗鱼没人餵食就惨了。」说着他就把衣裤穿好,準备回家
了。
  阿凤道:「阿民,我陪你一起回去好吗?」
  阿民高兴的道:「好哇!」但马上又接着道:「不行啊!」
  阿凤道:「又是为什幺呢?」
  阿民道:「阿凤,真抱歉,我老实告诉妳,那二个女儿到目前为止,都站在
同一阵线上坚决反对我再娶,本想把妳带回家去,就怕会闹翻天!」
  阿凤道:「我倒没想到这些问题。」
  阿民道:「这问题,我会慢慢解决急不来的。」
  阿凤道:「那我就在家等你的好消息。」
  阿民道:「小宝贝,放心好了,我有信心说服她们的。」
  晓凤便送阿民到车站坐车回屏东。

情的锁鍊(3)
  这天,大女儿雪芬因学校旅行到台东去玩了,是三天二夜的。
  晚上阿民饭后,便去洗澡,洗完澡就坐在沙发看电视,享受一天辛苦下来的
空闲时间。
  此时,小女儿雪芳正在浴室洗澡,突然间雷雨交加的,「哄隆……哄隆……
哗啦……轰轰……」雷声大作不止。
  一时间风雨交加,下着猛烈的大雨,讲话都听不到。
  阿民想到二女儿最怕打雷,才起身走向浴室去,便见雪芳冲了过来。
  雪芳在喊道:「阿爸!……阿爸…救命啦……乱乱……阿爸…我怕……」
  她一丝不挂的大哭大叫,就冲到阿民的怀里,这一抱才发现雪芳是没穿衣服
就吓的冲出来。
  这时的阿民也只穿一件内裤而已,一见女儿惊慌成这样,大哭大叫的,一时
也只好抱紧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身体。
  雪芳平日本就喜欢撒娇惯了,这样的拥抱,每天也好几回的,但是唯一不同
的是,今天雪芳没穿衣裤是一丝不挂的。阿民在这一剎那间,却闻到一股少女的
幽香,他的心猛然一震,一股原始的性慾在冲击着,也在迷惑着他,真不知怎幺
办?
  在亲情伦理与性慾之间,在这两难之中,他也不知了去向,干这种事不就是
所谓的乱伦了吗?
  还有此种不正常现象,虽然耳有所闻,可是却要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以他这
年龄,在性生活中是无法控制的,怎幺说呢?
  因为他本身饲养草虾及鳗鱼,而又偏爱吃这二种食物,此种食物又是荷尔蒙
极高的食物,几乎每天都在吃,而又不能发洩性慾,是满难受的一件事啊!更何
况,台南的阿凤又没时常见面,他也从不去风花雪月场地,所以遇到此事,谁又
能控制的了呢?
  阿民开始茫然了,他的双眼,直看到了一团雾模糊不清了,而他的双手却抚
摸着雪芳的身躯阿民实在无法管那幺多了,便低下头先是尽情的深吻,一阵阵的
少女幽香及舌尖送吻,一时间父女俩的舌头缠绕在一起,相互吸吮着,阵阵的快
感相互舒畅了二人的心怀。
  雪芳用力的吻着,也轻咬着嘴唇。双手也聚抱着脖子,使得他越吸越急促,
此时的阿民已被雪芳的举动弄的不知方向,手从头摸到背,也从背部小腰摸到白
嫩嫩的臀部,由大腿摸到小腿,虽无上半身却贴得紧紧,二人都有说不出的感觉
及快感,也就抱的更紧了。
  阿民搂抱雪芳道:「小芳,我抱妳到房内去,就不用怕了好吗?」
  小芳咬住自己的嘴唇,从鼻孔内发出的声音「唔」。
  阿民将小芳抱到房内后,开了灯,也把冷气打开,将小芳平放在床的中央。
此时才看清楚床上的女儿刚刚鼓起的一对小山峰可爱极了,尖尖挺挺的点上了一
粒大红豆,光滑细嫩的小腹下,隆耸起一座小山丘,又少又短的阴毛,实在太可
爱了。
  雪芳看到阿爸那样子看,又看到了阿爸裤角里的大鸡巴在一硬一跳的,心开
始在痒了。便道:「阿爸,你在看什幺嘛!看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阿民道:「小芳,我……湖…」
  雪芳道:「有什幺就说出来吧!我们都是自己人呀!」
  阿民道:「雪芳,简直就是妳妈的化身嘛!」
  雪芳道:「阿爸,不要再这样看好吗?不然我把灯关掉!」
  阿民迅速拉下自己的内裤,便压在雪芳的身上,深吻着小芳。好一会才道:
「小芳,阿爸这样子,妳不会怪阿爸吧!」
  小芳道:「阿爸,你一直都对我那幺好,我爱你,而且还要比妈更爱你!」
  他听完小芳这些话,便开始在她身上捏摸起来,也把那二个小乳房玩弄着,
摸起来柔软又带有弹性,真是太棒了。所以阿民越摸就越起劲,也更加用力摸弄
着。
  忽听小芳道:「阿爸,好痛啊!轻一点嘛!小奶奶都被你捏痛了。好麻……
好酥。」
  阿民道:「哦……妳的小奶实在太漂亮了,又柔又嫩的,跟妳妈的一样。」
  雪芳生气道:「阿爸,现在是我陪你在睡觉,不要老是提妈好不好?」
  阿民笑道:「好好好……都已死了,还提她干嘛!以后不再提了好不好?」
  他又捏着小奶,便一会儿张口将小奶整个含在嘴内猛吸着,舌尖在她小红豆
上猛舔了起来,弄得雪芳心痒无比。
  雪芳爽叫道:「唔……啊……阿爸,不要嘛!吸的人家全身都在发痒了。」
  阿民逆:「小芳,妳看小奶头,变的好大又硬丁……舒服吗?」
  雪芳道:「嗯……你又吸又摸的,我实在受不了了!」
  他顺着小腹往下探去大手盖在小芳的小山上,一手抓不了,便把食指轻轻的
拨开肉缝。
  嗯!真是好穴,好肥嫩呀!
  小芳的穴口好小,而且又紧的很,穴洞里热呼呼的,随着她的呼吸在一合一
开,阿民便开始先摸起阴蒂。
  乖乖!不小嘛!有小指头那幺大了。稍为捏住它一下就涨了起来,也频频跳
动着。
  他把中指往穴洞里插了进去,啊!真的好紧,但还是慢慢的将中指抽插着小
穴。
  此时雪芳叫道:「哎哟……阿爸轻点……它会痛……轻点……」
  阿民也没管小芳痛不痛,仍慢慢的向内面伸进去,他挖了一会儿又在穴内转
动了好一阵。
  雪芳淫叫道:「哦……快点拿出来……我要尿尿了……哦……」
  阿民把经验告诉她:「这是妳的淫水,而不是在尿尿。」弄得满手都是。看
她很高兴,然后抽出手指闻了一下道:「嗯!还不错,妳的滋味真的不错也!」
  雪芳道:「嗯……很舒服……我喜欢……」
  阿民道:「宝贝,还没开始呢?好的美味在后面。」
  雪芳道:「我已很满足了,真的好喜欢哟!」
  阿民接着道:「小芳,阿爸开始要搞了,妳把双腿扒开一些,这样小穴才看
的清楚,而且才干得準。」

情的锁鍊(4)
  此时雪芳才看清楚他的大鸡巴,她惊叫道:「我的天啊!鸡巴怎幺会那幺粗
壮,而且又长呢?」
  伸手一摸又道:「哇……好硬又好烫……」
  阿民的鸡巴也没过人的地方,和平常人一样六寸长罢了,只是雪芳第一次看
到大人的鸡巴,才大惊小怪的。
  其实阿民的鸡巴,稍为与别人不同。他的是香蕉形的,而且头尖尾粗,弯弯
的,对开苞的少女,应不会太痛才对。
  阿民吐了一些口水抹在小芳的小穴和自己的龟头上,他扶正鸡巴抵住小嫩穴
便在阴蒂上磨了许久,揉呀转动了很久,此时雪芳已被他逗的淫叫不止:
  「阿爸……你就别逗我了……好吗?」
  雪芳的屁股扭动的更加厉害,双手便乱抓东西道:「快……快………里面痒
死了……我受不了……」
  阿民仍用龟头继续磨弄她的阴蒂。
  雪芳道:「阿爸……别再磨了……求求你快上吧!」
  阿民道:「小宝贝,这样就受不了了,哈哈!待会还有妳爽的呢?」
  雪芳道:「那就快点嘛……人家……哎呀……」
  阿民不好再逗她了,只听鸡巴「卜滋」一声就推进了三寸余。
  雪芳道:「啊唷!阿爸,痛死我了,快拿出来,我不要玩了。」雪芳头抬了
起来一看道:「啊!阿爸,快拔出来,小穴在流血了……我怕……」
  阿民忙着道:「那是处女膜破了,不碍事,妳忍着点,马上就舒服了。」
  雪芳道:「我不相信,快拔出来,你一动小穴好像要裂开一样。」
  阿民一面安抚着她,一面用力的将鸡巴往小穴顶,双手抱着她的脖子,连连
深吻了过去,又往下咬住她的小奶头,并吸吮着或用手捏弄奶头,在不知不觉中
整根鸡巴已全部滑进小嫩穴里了。
  雪芳道:「阿爸,不要嘛!搞的我全身上下都麻、痒无比!」
  阿民道:「现在好多了吧!还痛不痛?」
  雪芳道:「唔……好多了……你看整根鸡巴都进去了。」
  阿民道:「此事就是这样,当年妳妈开苞时的痛叫声,比杀猪声还难听!」
  雪芳道:「当然了,男人怎幺会知道女人的痛苦,自己爽了就好了。」
  阿民道:「小芳,自从妳妈走了之后,我从来不去妓女户玩过。」
  雪芳便抱紧他来个深吻。便说:「我就知道阿爸不会乱搞的。」
  阿民道:「可是……现在我们俩……心里实在很不安!」
  雪芳道:「阿爸,别去想那幺多了。兴头上多剎风景,更何况是我自己愿意
的,绝不会怪你什幺?」
  阿民听后较心安的道:「我可以抽送了吗?」
  雪芳道:「现在感觉已不太痛了,你就轻轻的动吧!」
  阿民开始使用九浅一深的插穴功,深插浅抽的。
  弄的雪芳淫叫道:「阿爸,现在越来越好了,好舒服……我喜欢……」
  阿民道:「好的还在后头呢?让我们慢慢的享受吧!」
  搞没多久雪芳又叫道:「阿爸……哦……唔……我又要尿尿了……」
  阿民道:「小宝贝,不要叫尿尿,那是女人出淫水。」
  他听到雪芳要出来,便更加用力抽插着小穴。「卜滋……卜滋……」插穴声
不断,形成一股有节奏的乐章,节拍分明。
  阿民看雪芳丢精后躺着不动,便道:「阿芬,妳要把屁股扭动扭动呀!这样
才会更舒服的。」
  雪芳就照着他的话去作,便开始将又肥嫩又白的屁股扭动了起来。小芳道:
「唔……哦……果然……舒服……搞的小穴好痛快………嗯……」
  阿民道:「当年妳妈嫁给我时才十二岁,她那时什幺都不懂,也不知如何打
砲,过了好几个月后,还是你外婆来教才会的,说起来还真是好笑也!」
  雪芳道:「还有这种事?」
  阿民道:「确实如此!之后,我们才知道原本打砲是那幺的好玩,从此,我
们便夜夜春宵,搞的天昏地暗,所以,妳妈走了,我真的比死还要难过!」
  雪芳道:「那时妈还那幺小,而你的鸡巴那幺大怎幺搞呢?」
  阿民道:「我那时的鸡巴也不大,一搞就进去了,记得那时妳外婆还在一旁
笑我们呢?」
  雪芳道:「那多精采啊……唔……啊唷……用力点……嘛……当时你没叫外
婆也一起给你搞哇?」
  阿民道:「事后我才知道她也非常需要了,只见她站在一旁用手指猛扣自己
的穴。」
  雪芳道:「你真笨!又不解风情。」
  阿民道:「那时我们还是小孩嘛!那敢说要怎样呢?」
  雪芳道:「那外婆怎幺解决的呢?」
  阿民道:「后来,她也脱了裤子在一边自己手淫,我们才知道自摸也能达到
高潮的。」
  雪芳道:「阿爸,你跟妈是否玩过手淫呢?」
  阿民道:「有一次我到台南很晚才回来,一进门就听到女人的淫叫声,我一
看原来妳妈春宵难奈,她拿着茄子往自己穴里不停的抽插着,最后还是用我的大
鸡巴把她搞爽的。」
  雪芳听他讲了那些事,心里更痒了起来,喊道:「阿爸……唔……快……啊
唷……又要尿了……」
  阿民道:「妳不能老丢精呀……我不知道妳是……那幺的淫蕩……一点都不
输给妳妈……哦……」
  跟着也接着狂叫道:「小芳……我太爽了……好久…没这样子…搞穴了……
如果妳不反对……我要搞个通宵……」
  雪芳道:「阿爸,随你嘛!只要你够力,小穴随你怎幺搞都行。」
  阿民道:「哦……我太高兴了……阿芳……抱紧一点……对……屁股再抬高
点……唔……好舒爽啊……」
  雪芳也淫叫道:「噢……啊……没想到打砲……会那幺好玩……」
  阿民道:「如果妳妈还在的话,那我们一起玩有多好哇?」
  雪芳道:「才怪,有妈在,哪还轮得到我呀!」
  阿民道:「这倒是实话,因妳妈几乎天天都要,有时一天要搞好几次呢?」
  雪芳道:「假如妈还在时,我哪有机会跟你搞嘛!」
  阿民道:「哦……我真的太过瘾了……」
  阿民心里在想着:「我是因祸得福嘛!」便说:「人生的变化是如此的不可
捉摸,所以凡事又何必太过于认真呢?」
  雪芳也道:「早知道是如此的爽,我生下就给你搞。」
  阿民道:「我看妳是爽昏头了。」
  「卜滋……卜滋……卜滋……」声继续不断,整整抽插了快二个钟头。
  阿民才叫道:「喔……小宝贝……我要射了……快接好………」喷出了一股
浓浓的精液。
  雪芳也爽道:「喔……射死我了……阿爸……好爽好爽哟……」
  二人同时达到了高潮,雪芳第一次就大洩了好几次,更是叫她爽到极点了。

        全文完
===================================



百站百胜: